阿拉兔

梦想是写完一系列自己喜欢的故事。
德国柿子厨。
喜欢的cp很多,很少吃三角,不拆不逆。
目前主要围绕夏露和大莺。

 

🍵。

  1

真的是除了尖叫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挂件很可爱,名片很社会,太太第一好。

入太太的坑是因为青梅竹马咔酱将小久当成自己的所有物那张图,当时就产生了“啊,这大概就是爱情”的想法,之后抱女儿的那张图简直让我溺死在咔粑粑的眼神里,放开那个女儿让我来×。

太太本人也很可爱,呜呜呜(┯_┯),语言匮乏,总之就是您非常好,我喜欢您。
@soso

  11 1

准备考研啦,所以暗堕系列停更,大概要到明年一月左右才会恢复更新,这段时间lofter也会很少上了,偶尔上一次会去大莺的tag看看,还是会为写大莺的太太打call的。笔芯。

  7

【大莺】爱的密码·上


*  我估计两三篇是写不完了,准备写成一个系列,小女孩儿唱的歌是《鹅妈妈童谣》里关于“孤独”的一首,后续剧情可能与童谣内容相关,也可能无关,看我到时候能不能填吧。

*  上篇指路:黑暗乐园

大包平重新回到53号房间,手里多了部手机。

他说不清自己为什么会乖乖听女孩儿的话,那个疯子,似乎根本不将生命放在心上,刚刚的提醒,不过是为了避免一次索然的死亡,让她重复枯燥的日子多点折磨的乐趣。

“我不管你是想死还是想活,但如果你还不愿意牵连别人,就最好在房间呆着。”女孩儿将手机塞到大包平手里,嘴里哼着可怕的童谣,“十个小黑人外出用膳,一个噎死,还剩九个……”

她在唱什么?...

  22 4

【大莺】黑暗乐园


*  大包平暗堕过程的一个故事,大概会有两到三篇这样,全篇内容是自己做的一个梦,如果有因此对人物产生不快情绪的,完全是我的锅,请继续爱他们。

*  希望在五月三十号之前写完,之后要考研要用心学习了哭唧唧。

大包平醒来的时候,天空昏暗,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类似过期零嘴的味道,让人很不舒服。坐起来的时候有一阵儿的晕眩,大包平把这归结为昨日在手合场训练过度的后遗症,揉了揉疼得快要凸出来的眼睛,他脱下已经湿透了的内衫,丢到一边的衣篓里。

他喜欢训练后的酣畅淋漓,也喜欢战场上杀敌时的涔涔热汗,却唯独讨厌现在——因为天气的闷热而导致的汗流浃背。

换了件干净的衣服,大包平将自己的...

  30 18

【大莺】能被你喜欢真是太好了


00.

大包平,16岁,高中一年级生,最近很烦躁。

本来开开心心,以为自己天赋异禀一个月冒着秃头的风险努力啃书就考上了和三日月一样的中学,可是当看见那家伙作为学生代表站在大厅演讲,坐在他周围的女生抱团喊着“卧槽,好帅”“那是谁,简直帅炸”时,大包平就心理不平衡,想冲上去撕开那家伙的假面,对那群只知道看颜值的女生说,“你们这群颜狗。”

等等,那么做不就等于承认了三日月比他帅了嘛,哼,原来他打得这种心思,忍住忍住,不要上当。

大包平对演讲台上的三日月投以轻蔑的眼神,可人家压根儿没看见,新生入学仪式结束后,大包平就急着给三日月找茬冲进了他们宿舍,一进去就看见一位皮肤白皙、身材姣好的“女生...

  68 14

【大莺】颠倒


*  无趣小短篇,微量长蜂,注意避雷。



“膝丸,前田,你们没事吧。”大包平看向两位LV99的大佬,面部因为粘上了敌方的血,显得有些狰狞。

膝丸打了个寒颤,手起刀落迅速解决了对方的短刀,才悠悠然往前田那边撇了一眼。修行归来的小短刀果真不负所望,快狠准地贯穿了对方太刀的胸膛,金边斗篷的流苏随风飘起,在阳光的反耀下闪着亮晶,使得前田像个王子一样惹人注目。

好吧,以上都是膝丸的想象,其实他的眼睛只能捕捉到一团黑影在那里窜来窜去,之所以确定前田没事,是因为地上躺着的一脸猥琐笑容的青面大叔。

“大包平,我觉得有事的是你。”膝丸用识破装逼的视线把大包平从头到脚盯了一遍,非常无奈地...

  78 18

官图:大江户温泉。

  108 5

【大莺】缱绻


*  灵魂互换



阳光透过纸糊的拉门洒进房间,将卧室沐浴在一片温暖的金色海洋之中。眼睛比人体最先感受到光亮,咕噜咕噜转却不愿意睁开,翻了个身将头埋进被子想找个更加舒服的位置,熟悉的微苦茶香就窜进了鼻子。

唔,莺丸又睡觉不老实睡到他这边来了嘛?付丧神迷迷糊糊地想,屁股磨磨蹭蹭往一旁移了几厘米,手向周边环去。

唔?怎么什么都没有?

又不相信地拍了拍,除了软绵绵的被垫仍是一无所获,大包平终于眨了眨眼睛。

真的没有人。

这时,旁边高高耸起的被窝动了动,大包平这才翻过身朝声音的来源望了望,以往睡觉一定把被子乱糟糟卷起来夹在腿间的莺丸这次竟然整个头龟缩在被窝里,连根绿色的头发...

  66 11

【大莺】挠心的猫儿


*  背景设定:大莺已经在一起了
*  一发完
*  我永远喜欢大莺

00.

本丸内。

“都说了,红配绿,赛狗屁,大包平你个钢铁直男能不能有点审美!”审神者翻了翻白眼,没好气地说。她很想狂揍眼前这个身高一米九的壮硕男人一顿,但她知道自己动手的结果就是被推进手入室,而且还达不到说服大包平的目的。

大包平的性子到底有多执着,审神者自己也不知道。

只知道每次内番时,哪怕别的刀刃都在投机取巧,他也会一丝不苟地完成他自己的任务。

虽然很傻,不知变通,但认真的性子赢得了长谷部的好感,使得他在与自己争辩时,长谷部不会像往常一样,无原则地帮着自己。

“莺丸穿这个内番...

  81 4

© 阿拉兔 | Powered by LOFTER